首页 >> 最新文章

【资讯】谢谢你救了我不过相当于救条狗有我这么美的狗代青塔娜

2020-10-18 06:22:37

颜欢眼底的亮光看得陆云深很不自在,那样的透彻,干净,明晰,不带半点杂质,让他心底的异样感越发浓重,就像是尘封的内心莫名被春风拂过,有些轻,有些柔。

陆云深俊挺的眉锋蹙的更紧,他冷声,“不过相当于救条狗。”

颜欢浑身一僵,心里发苦,脸上却是笑着,撩发,挑眉,“有我这么美的狗?”

两人间气氛微妙,病房却被人突然撞开,还没等颜欢反应过来,云父对着她的脸就是啪啪两耳瓜子。

那力道又狠又猛,几乎将颜欢掀翻在地。

“孽女!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知晓柔有心脏病,还去刺激她!她现在只有一年的寿命,你满意了!开心了!”

一年的寿命!去她妈一年的寿命!颜晓柔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什么?伯父你说晓柔怎么了?”颜欢刚想解释,陆云深震怒的声音就传来。

颜母从病房外面急匆匆地从病房外面,带着哭腔对陆云深说,“女婿,你快跟欢欢离婚,娶晓柔啊!晓柔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跟你在一起!算伯母求求你,你跟欢欢离婚吧!”

“妈!”听着颜母的话,颜欢的心瞬间被捅的鲜血淋漓。

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她的母亲怎么会逼陆云深跟自己离婚呢?

“你别叫我妈!”颜母显然是急疯了,口不择言,“我没有你这么心机深沉,没有教养的女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嫁给云深!就是为了秦家的财产!我听到你亲口跟晓柔承认的!”

“云深,那是我的气话!”颜欢立刻转而向陆云深解释,却正巧撞进他眼底的怒涛翻涌。

“秦家的财产?呵!那你还真是想多了,秦家的财产只会留给我爱的女人!而不是你,一个害死我母亲的女人!”

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可她却笑了,笑的灿烂,“是啊,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陆先生你刚才不是挺尽兴的?”

颜欢的视线在父母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陆云深那张冷峻寒厉的脸上,一字一句地说,“想我离婚,除非我死。”

看着颜欢眼角含泪却倔强不服输的样子,陆云深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明明是这个女人自甘堕落,明明是这个女人害死了母亲,可为什么,为什么看见她苍白的脸,失血的唇,眼角的泪。

他会心疼…甚至开始怀疑那些证据确凿的判断……

这个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女人,真的会为了要嫁给自己,而放火烧掉秦家大宅,再假装救出母亲?

而更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在察觉到颜欢可能是为了秦家的财产而不是其他原因嫁给自己的时候,他的心,为什么会有愤怒,不甘,矛盾的情绪。

他是……疯了吗?

颜欢逢完针后回到病房,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病房里空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她笑了声,也没力气再脱掉身上那件破烂的不成样子的衣物,囫囵吞地盖着被子就睡,只是隐隐约约中,她似乎感到有人握住她的手。

她没有睁眼,却感受的清清楚楚,那双手,坚毅而又熨烫,带着清冽的烟草味。

一觉醒来,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经过昨天的宣泄,累积在心里的所有苦痛都宣泄出来,她浑身轻松,如释重负。

强求而不得的亲情,就让它随缘吧。

反正这么多年没有亲情的日子不一样熬过来了,现在又能坏到哪里去?

她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回家,就见陆云深在不远处打电话,四下寂静无人,唯独他的声音无比清晰。

“查到放火的人了?三合会?在哪?”

……

“津港码头三号仓库?好。”

啪的一声压断电话,紧接着陆云深上车,开着车疾驰而去。

颜欢眉头紧蹙,快速在医院门口拦了辆车,说了声跟着前面那辆宾利去津港码头三号仓库,修长的手指便攥着手机,又惊又疑。

为什么陆云深要调查放火的人,他不是一直认定是自己干的事吗?

而且三合会,津港码头,无论哪个都是不好惹的地方,连警察都不敢管,他为什么还要去?

刚才他直接上的主驾驶位置,也就是说他是单枪匹马的去?

她担心不已,立刻就给陆云深打了个电话,可对方没接,她没有办法,只得一路尾随陆云深,最后也跟着他进了仓库。

颜欢猫着腰,朝里面探头,阳光透过厂房破旧的穹顶落在陆云深孤决冷清的背影上,显得分外寂寥。

他对面站着一群黑衣黑裤的男人,为首的那个扎着个小辫子,嘴里痞里痞气地叼了根烟,轻蔑而又嘲讽地对陆云深淬了把口水。

“陆公子可真是孝子,还真就单枪匹马给你老娘讨说法来了,怎么,不怕我弄死你?”

这人颜欢认识,是南城三合会的二把手阿龙,以前她养母就是在他手下的夜总会干事,为人心狠手辣,可陆家和三合会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他们会对陆伯母动手?

颜欢神思飞转,陆云深已经连话都不屑和阿龙说,一脚将阿龙踢得老远。

阿龙的手下见老大被打,先是一愣,继而立刻叫嚣着争先恐后朝陆云深涌去。

陆云深是格斗高手,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下盘菜,颜欢看的心惊肉跳,手抖着就要去报警。

可此时一个小混混,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钢管,叫嚣着就朝陆云深的头砸了过去。

颜欢脑中一片空白,也随手捡起手边的废弃钢管飞快地朝陆云深冲过去。

而此时,陆云深也突然感觉到什么,一回头,就看见一根小臂粗的钢管,裹挟着劲风,狠狠地朝他头部打下来。

又狠又猛,根本无法躲避!

如果这棍子砸下来,他必死无疑!

一时间,陆云深脑子里空白一片,居然莫名其妙就想起颜欢绝望哭泣的背影,那么瘦,那么小。

他眼睁睁地看着钢管落下!

未完待续……

书名:陆凉欢渡浮生

特别推荐

“我们不要那个了。”夏凝裳拉着拉杨开的手,示意他坐下。

“怎么不要了?”杨开皱了皱眉头,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九阴凝元露么?

夏凝裳没理他,柔声道:“你坐下再说!”

杨开狐疑地看着她,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夏凝裳低着脑袋,咬着嘴唇,半跪在杨开面前,伸手在自己的衣裙上狠狠一撕,撕下了一条长长布片,然后拿出一个瓶子来倒了些膏药在布片上,双手探过杨开的身子,将他腹部的伤口裹了起来。

杨开任由她摆弄着。

“我们就在这里等天亮。”夏凝裳一边替杨开包扎伤口一边轻声道:“天亮之后,九阴八锁阵就不攻自破,然后我们离开这里!”

“但是我们来这里……”

“不要了。”夏凝裳打断了杨开的话,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为了那东西,不值得。”

杨开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皱眉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我已经杀了他们九个人了,他们那里只剩下最后两人。”

“什么?”夏凝裳霍地抬头,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采。

“他们还有两人,我们也是两人,怕他们干什么?”杨开的眼中闪烁着疯狂,“既然他们不仁,我们也无需跟他们客气!还有九阴凝元露,这东西也不能放过,半途而废可不行。”

“你骗我的吧?”夏凝裳娇憨地看着杨开。

“你就那么好骗?”杨开轻笑一声,不小心扯动伤口,又是嘶地抽了声冷气。

“他们真的只剩两个人了?”

“恩,还剩下那个龙辉和打伤你的那个人。”杨开点点头。

夏凝裳呆了。她本以为杨开搞的这么狼狈而归,是在外面被人追杀的缘故,能逃回一条性命已经是万幸,却没想到他竟然告诉自己,在这短短两个时辰的时间内,他杀死了九个敌人!

那些人可是有好几个离合境的啊。

他怎么做到的?

“如果……他们只剩下两人,倒真的不用怕他们了。”夏凝裳秀眉微蹙:“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天亮之后,那个真元境高手也会恢复实力,万一他要是追着我们不放,我们恐怕也跑不远。”

杨开眉头一挑:“阵法破了之后,他的实力也能恢复?”

“是的。”

“那我们就没得选择了!”杨开的脸色冷峻起来。

不在天亮之前将那个真元境高手杀死,那自己两人肯定要被他给活捉。

“但是我现在的实力才恢复两成,若真碰到了那个真元境的高手恐怕还有些麻烦。”夏凝裳轻叹一声。

“我这里搜刮了不少丹药,你看看有没有能用的?”杨开将刚才发的死人财拿了出来,然后又跑到元朗的尸体上一阵搜索。

好几瓶丹药立马入手,元朗看样子比其他人要富裕许多,随身携带的丹药和银票都比别人多不少。

“有了这些回元丹的话,我应该能恢复四成的实力,足够了。”夏凝裳的脸上有一些小小的雀跃神色。

“你先恢复,我帮你看着。”杨开也要趁这点时间恢复下,虽然体内元气用之不绝,但体力和精神却需要将养。

特别推荐

“别这么早立flag啊喂,我这里可是有大把前车之鉴的!”

“苏文大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当听错了吧,总之祝你好运。”

“嗯,说到庆功宴,到时候苏文大哥你一定要来啊。”乔伊接着道,“我和我的几个一起来考试的朋友约定好了,不管过不过都要参加庆功宴。他们都是我在特里底斯魔法学院认识的伙伴,人都不错的,昨天我回去告诉他们遇到了你的事情,它们都说欢迎你也一起来,到时候可以认识认识,以后说不定就是同年级的同学了。”

“这个……还是免了吧?”

宴会聚会什么的,苏文对这种事情完全没兴趣,更何况乔伊再怎么说也只是认识了一天的“朋友”,再加上自己在特里底斯的狼藉声名,那就更没必要去了。而且,对于乔伊口中那些人的“欢迎”,苏文也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在欢迎,自己在特里底斯可是天怒人怨的瘟神呢。

“呃,好吧,我其实猜到了苏文大哥会拒绝的。”乔伊似乎有些失落,但表现得还算得体,“不过没关系,开学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半小时很快过去,第三场筛选开始了。

为了保证效率,根据准考证的编号,2400人被分为了24个大组,苏文和乔伊因此早早分开。而让苏文有些吃惊的是,在排了大约一个小时的队伍后,终于轮到自己时,他赫然发现监考者正是昨天那个样貌不错的女魔法师,对方似乎对他也有些印象,不过一切还是按部就班。

“苏文同学,请连续释放三个不同种类的二环通用元素魔法,如果是‘微光束’和‘凝沙术’这两个特殊魔法,在评分的时候会有相应加成。”

苏文点了点头,没有考虑后半句话,而是中规中矩地分别释放了‘火舌术’、‘水龙术’和‘风盾术’,在为数不多的二环魔法中,这三个魔法是各系别最具有代表性的,对于元素的利用也最为简单和直接,属于任何正式魔法师都能够熟练掌握的基础法术。

当测试场上的风盾逐渐消散,苏文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考核合格。”

但接着,女魔法师微笑着,似乎饶有兴致:“其实你的得分还可以更高些的,是打算为了下午的魔法人偶考核留力气吗?”

苏文觉得这人管得有点宽。

“合格就足够了。”

他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只要把下午那场不限方式的实战考核解决掉,他的全部入学考试也就算结束了。最后两项是“野外生存作战能力考核”以及擂台赛形式的切磋考核,这种似乎专门为了出风头而设置的额外项目是真正的重头戏,全托斯卡纳公开进行直播,对于任何想要扬名的天才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但苏文却毫无兴趣。虽然仍被强制要求参加,但顶多打个酱油了事——至少他目前是这么打算的。

中午的伙食依旧丰盛,苏文惯例摸头保持莉蒂西娅的好感度。

然后,他就去参加了毫无压力的最终战,十几天来的刻苦准备已经在第二和第三场考核中顺利验收,所以这场实战考核对他来说就跟放松一样。

同样的测试场里,被分为了一个个由魔法结界笼罩的单间,魔法学徒们与魔法人偶之间的战斗将在这里进行。

魔法人偶是一种普遍用来作为实战测试的道具,虽然因为诸多限制而无法成为战场上的武器,但作为考核和试炼是再好不过了。它们安全高效,不怕受伤,难易度可以调节规范,因此自从它问世以来,几乎所有魔法学院的实战测试都是由魔法人偶完成的。

为学徒们准备的魔法人偶有着相对不错的综合实力,不但拥有初级魔法师的元素能量,甚至连体格都是初级骑士的水准,苏文曾经在魔法飞舟的训练场上见到过类似的人偶——没错,就是被阿莱克斯因折腾的七歪八扭的东西之一。根据苏文得到的资料,这种强度的魔法人偶,如果仅凭借徒手肉搏胜算不高,但如果加上自己左手的魔法配合,想要拿下来轻而易举。

因此,在简单的试探确认资料无误后,苏文只是虚晃两下,躲过了魔法人偶满测试场乱飞的三环魔法火冲术,一个侧身就来到了它的背后,然后将喷着火舌的左手拍在了人偶那光秃秃的后背上。虽然因为手臂的限制,他现在最高也只能释放出二环法术,但是由于被判定击中了致命要害,这具人偶很快就散发着红光倒了下去。

圆满完成任务。

一切都在苏文的计划之内,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去复习,不贪心不不大意,再加上托勒密导师的外挂,即便是堪称全多伦帝国最难的圣彼得学院入学考核,也不过如此而已。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就能够拿出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由于苏文觉得解决莉蒂西娅心事的问题乃当务之急,已经没必要等到额外考核结束了,所以当吃完晚饭,这名半精灵女仆在厨房里刷盘子的时候,他就悄悄把小史倒进了浴池里。

这头史莱姆虽然没能完全得到苏文的信任,但毕竟目前为止除了恶意卖萌之外没做过坏事,反而帮了他不少忙。再加上对于在红枫镇那次经历记忆犹新,所以当苏文感到难以理解莉蒂西娅的想法时,便终于想起了这个被他前段时间忘得更干净的便宜女儿。

CSB电池

天津直缝焊管

回收手机尾插小板

抗裂贴

友情链接